汉朝时期西域统一

Python与开源GIS

汉朝时期西域统一

2016-12-23 作者: xuzhiping 浏览: 2197 次

摘要: 公元前119年,奉汉武帝“联盟乌孙,共击匈奴”之命,张骞率领三百多人,驱赶着数以万计的牛羊,携带价值连城的金币丝绸,一路西行,出使西域。巍巍祁连山,阳光撞击下的千年冰雪,给猎猎旌旗镀上了一层寒光。千里长途,张骞并不陌生,因为这已经是二十年里他第二次出使西域了。...

公元前119年,奉汉武帝“联盟乌孙,共击匈奴”之命,张骞率领三百多人,驱赶着数以万计的牛羊,携带价值连城的金币丝绸,一路西行,出使西域。巍巍祁连山,阳光撞击下的千年冰雪,给猎猎旌旗镀上了一层寒光。千里长途,张骞并不陌生,因为这已经是二十年里他第二次出使西域了。

二十年前,正是匈奴最强盛的时候,他们控制着西域的众多城邦,经常袭扰汉朝。刚刚登基的汉武帝,试图改变西域的战略格局。一次汉军从匈奴战俘口中得知:在西域,有一个叫大月氏的游牧民族,在河西走廊被匈奴打败后,被迫西迁。他们的国王被匈奴杀害,头被割下来做成酒器。根据这一情况,汉武帝决定联合大月氏,共同夹击匈奴。于是下令选拔人才,去找寻大月氏的踪迹。响应者中,一个担任汉武帝侍从官的叫张骞的人,脱颖而出。

公元前138年,作为汉朝的大使,张骞率领一百多名随从,西出长安,踏上了出使西域的征程。正当张骞一行匆匆穿过河西走廊时,不幸碰上匈奴的骑兵队,汉朝使团全部被抓获。张骞和他的翻译,一个叫甘父的西域人被押送到今呼和浩特附近匈奴单于的王庭,软禁起来。为了诱使张骞投降,匈奴单于还为他娶妻成家。但是张骞不忘使命,一直等待时机准备逃脱。没想到这一等竟是十年。

公元前128年的一天,张骞乘机和甘父一起,逃出了匈奴王庭。他们经车师、龟兹,翻越葱岭,历尽千辛万苦,公元前127年,在中亚的阿姆河畔, 张骞终于见到大月氏的首领。不料,由于新的国土十分肥沃,离匈奴很远,这时的大月氏人已无意再向匈奴复仇了。就在张骞第一次出使西域后,位于伊犁河流域的乌孙人与汉朝建立了联系,这样,张骞第二次出使西域的目的便是结盟乌孙以抗击匈奴了。

公元前102年,汉军打败了位于巴尔喀什湖一带匈奴控制下的大宛,汉朝的疆土终于扩展到西域的最西端。西域幅员辽阔,汉军的后勤无法保障,往往是 在击退匈奴的军队后,扶植一个亲汉朝的政权,便匆匆收兵。但是,当匈奴再次来犯,这些城邦只能又一次向匈奴称臣。于是,一个叫桑弘羊的大臣上书汉武帝建议仿效细君 公主的眩雷垦区在轮台屯田,以就地解决军亨行动所需的经济保障。轮台是当时西域的城邦之一,靠近塔里木河,有着充足的灌溉水源。汉朝在轮台驻有军队。汉武帝没有采纳桑弘羊的建议。但是,此后不久,这位皇帝却做出了一个惊人之举——他颁布了一份“罪己诏”。在诏书中汉武帝主动检讨了自己连年征战,导致国力不济的错误,诏书说,“方今之务,在于励农”,要求边疆的军队从此开始休养生息,屯垦戍边。这一纸诏书是下给当时轮台守军的,因此,历史上又称作“轮台诏书”。

公元前60年汉宣帝时,匈奴的一支主要力量日逐王率领部下一万两千人投降汉朝。这一年,汉朝在轮台东边的乌垒城设置西域都护府。管理天山南北包括巴尔 喀什湖以东以南的广大地区。从此,西域正式纳入中国的版图。班趔定西域。公元73年,四十岁的班超在官府干些抄抄写写的文书工作。当时,西域被匈奴再度控制,汉明帝刘庄诏令大军西征。早已对整天 抄写官报文牍感到厌烦的班超非常惊喜,干是,他把笔扔到地上,加人了西征的队伍。成语“投笔从戎”的典故就出自于此。

在与匈奴的第一仗中,班超仅带领三十六名精干的骑兵,一个偷袭就把匈奴军队打败,在伊吾建立了西域战局的前哨基地。卓越的军事才能使班超得到皇帝的赏识,皇帝派他出使西域,联络各城邦,共同对付匈奴。班超率领手下的三十六名壮士,南下五百公里,首先来到位于丝绸之路南道咽喉的鄯善。他们刚刚到达几天,匈奴的使者带着一百三十人也赶到了。亲匈奴的鄯善王派人将 班超一行监视起来。危急之中,班超对手下说“不入虎六,焉得虎子”,这句话日后也成为了著名的成语。夜里,他们兵分两路,利用沙漠的大风火烧匈奴军营,斩杀逃窜者,将一百三十名敌军全部消灭。匈奴的使团被斩杀,鄯善王担心报复,只能依附汉王朝了。

接着,班超来到西域三大城邦之一的于阗,于阗王与中央政权再次和好。班超和他的三十六名勇士继续沿塔克拉玛干沙漠向丝绸之路中道和南道的交汇处——疏勒挺进。当时的城邦疏勒就位于现在喀什一带。这里的首领被匈奴杀害,一个龟兹的将军被扶植成傀儡,疏勒百姓敢怒不敢言。班超一行出其不意地兵临疏勒王宫 -—盘橐城下。三十六勇士中一个名叫田虑的人主动向班超请缓,他只身进入盘橐城,劝说傀儡王立即投降。这个龟兹将军不相信眼前的事情,田虑发现身边的疏勒人与这个傀儡貌合神离,便一步冲上去,将傀儡王押出王宫。班超和勇士们旋风般扑向盘橐城,眨眼间便兵不血刃占领了疏勒。从此,被匈奴封闭六十五年之久的丝绸之路再度 开通。盘橐城的城墙经历两千年风雨至今屹立在喀什。这里有班超和他那些神勇的三十六壮士塑像。班超在此驻守长达十七年,他以这里为根据地,抗击匈奴,恢复了中央政权对西域的统治。

茫茫戈壁,夕阳残照,夯土而成的断壁残垣仿佛一块块历史的标本,记录着湮没于千年风沙下的亘古岁月。唐朝初年,地处丝路要冲的髙昌王国是一个以汉人为主的城邦小国,国王叫曲文泰,他反叛唐朝,勒索并时常扣留西域各地到长安去的使者与商人。唐太宗诏见曲文泰,被拒绝。曲文泰还对唐太宗的使者说出了一段著名的话,大意是:你是天上的老鹰,我是蒿草中的公鸡,我们各得其所,你管不着我。几个月后,十万唐军灭掉了高昌。这一年是640年。大唐王朝在这个曾经的高昌王国设立了驻守西域的最高统治机构一安西都护府,管辖天山直至碎叶河以南地区。那时,这里是整个西域最为繁盛热闹的地方。

六十年后,702年,武则天又在现在的吉木萨尔,当时叫金满城的地方设立北庭都护府,掌管天山北路东起伊吾西至碎叶河的军政大权。与已经迁到龟兹的安西都护府,一北一南,使西域的政治军事中心增加到两个。北庭都护府沿丝路北道驻兵屯田,防止突厥的进犯。安西都护府则守护丝路中道和南道,防范日益强大的吐蕃王朝。“戍楼西望烟尘黑,汉兵屯在轮台北”,这是唐代诗人岑参的诗句。岑参曾经到北庭都护府为官,在轮台生活过三年。

唐代的轮台在现在的乌鲁木齐附近,归北庭都护府管辖,唐王朝在这里驻有大量军队,唐玄宗时曾达到十万人。“轮台”在唐朝的边塞诗中常常被提起,“戍守轮台”后来作为一个象征,已经成为“屯垦戍边”的代名词。直到宋代,诗人陆游在晚年时还写 到:“僵卧孤村不自哀,尚思为国戍轮台。”

盛唐时期,西域屯田达到极盛。从雄才大略的唐太宗开始,就借鉴汉代经验,经营西域大兴屯戍。大到城镇守军,小至烽燧驿站,有军就有屯。屯田范围东起巴里坤草原,西达咸海,南抵昆仑山,北到准噶尔盆地,遍布天山南北。

关注“开源集思”公众号
获取免费资源

随机推荐


Copyright © 2014-2019 OSGeo中国中心 吉ICP备05002032号

Powered by TorCMS

OSGeo 中国中心 邮件列表

问题讨论 : 要订阅或者退订列表,请点击 订阅

发言 : 请写信给: osgeo-china@lists.osge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