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汉雒阳城市分区及总体规划结构

Python与开源GIS

东汉雒阳城市分区及总体规划结构

2016-12-19 作者: xuzhiping 浏览: 3006 次

摘要: 传统的城廓分工规划概念,将城内划为政治活动区,城郊充作经济活动区。由于雒阳系全国政治中心所在,故政治活动区包含的内容颇多“九六城”的规模有限,难于容纳,加之有的建都必备的设施,按礼制的要求,尚须布置南郊,致政治活动区不得不延至南城外。经济活动区主要为市、手工作...

传统的城廓分工规划概念,将城内划为政治活动区,城郊充作经济活动区。由于雒阳系全国政治中心所在,故政治活动区包含的内容颇多“九六城”的规模有限,难于容纳,加之有的建都必备的设施,按礼制的要求,尚须布置南郊,致政治活动区不得不延至南城外。经济活动区主要为市、手工作坊和居民闾里,基本上均分布在城之东西近郊沿洛河地带内。西郊尚有皇家园苑区。

分区实有两个层次。一为按属性类别分区,如经济活动区)二为按具体功能分区,如宫廷区、官署区等等。功能分区是规划结构的基本单位,而聚集若干同类属性功能分区所组成的类别分区,则是规划结构的组合单位。东汉雒阳城市的全盘规划结构,便是由政治活动区与经济活动区这两个组合单位结合而成的。

雒阳城市政治活动区包括有宫廷、官署、庙社、仓库、权贵府第、离宫、御园以及礼制建筑等功能分区。经济活动区则含有市、手工作坊和居民闾里等功能分区。

分析雒阳城市布局,显见这个旧城改造扩建规划,是沿用营国制度传统的以宫为中心的分区规划结构型式来设计的。雒阳是首都,主导职能应为全国政治中心,故政治活动区当是城市的主体,而宫又是此区的重心,也是全盘规划结构的重心。其他各种功能分区,则按规划要旨的要求,环绕此重心布列,形成一个有机总体。这便是东汉雒阳城市总体布局的基本概貌。

现在我们再进而分析两个类别大分区的规划结构。

首先分析政治活动区,具体说,亦即城内和南郊区。有如上述,宫廷区是政治活动区的主体。雒阳宫廷区系由南、北二宫、永安宫及濯龙园等所构成。东汉继承前代南北宫制的传统,以南宫为主,北宫为辅。两宫相去一里,中以復道相联,作为宫廷区的主干,布置在城之中部。永安宫是离宫,内有园、观,位于城东上东门内,依附北宫之左侧。濯龙园为御园,在城之西北隅,北宫之右侧。城之西南隅尚有“直里”,也是御园®从总体规划结构上看,此园位于南宫之右前方,也是宫廷区的一个组成部分,因地近西城垣,实可视为宫廷区与西郊皇家园苑区的联系桥梁。南北两宫和秦及西汉的宫制相似,均各有朝寝,亦可自成一体。整个宫廷区占地面积几达城的总面积的三分之一,虽不及西汉长安宫廷区占地比例之大,但亦甚为可观。主要官署区位于南宫之左,东城耗门内。权贵居住区分布在城之东、西,金市在城西,位于南宫之右后方,故潘岳称之为“后市”。太仓、武库在城之东北隅,永安宫之后方自成一区。平城门外主干道两侧置有明堂、灵台、辟雍、太学、圜丘以及藉田等,形成礼制建筑区。此区与宫廷区同处于城之规划结构主轴线上,在总体布局中,可视为政治活动区之延续。

政治活动区内尚有一个重要的功能分区,即宗庙社稷区。雒阳庙社的具体位置,无从稽考。按《水经注》载,铜驼街渠水之东,有魏晋宗庙遗址,而渠西乃永宁寺,寺西即社稷故址。看来魏晋庙社建于南宫前铜驼街左右两侧,按“左祖右社”之制而布局的。魏晋洛阳规划与东汉规划是具有传统继承关系的,虽此时南北二宫已作了调整,但其祖社布局方式,似仍可作为推测东汉布局的参考。确否?当待翌日考古工作验证。

以上说的便是政治活动区的规划结构概况。显然,各种功能分区的布署都是围绕宫廷区这个核心而展开的。

其次,再来看看经济活动区的规划结构。

雒阳有三市。金市(大市)在城内,有如上述。马市(又称牛马市)在东城中东门外。南市在南郊礼制建筑区之西侧,这三市便是习称之“雒阳三市'另据《晋书•食货志》载,东汉明帝永平五年作常满仓,立粟市于城东®,这应为雒阳的第四个市。此四市,除金市在城内,余均在城外。二市在东郊,一市在南郊西侧,与城内金市遥相呼应。这些市便是构成雒阳经济活动区的主体。市的规模如何?目前尚无可稽考,其形制我们可从西汉长安市制以及东汉画像砖所刻划的市制窥知梗概。所谓“粟市”、“马市”看来并非仅限于经营“粟”、“马”之专业市,而是以此为主兼营其他商品,故其性质尚应属一般集中市制范畴。这两市位于阳渠漕运线上,商品集散甚为便利,想见市肆当颇繁荣。这四个市的布局,正体现了上述城市总体规划要旨的要求。除了这四市,城郊尚有些定期集市进行商业活动,凡“亭”、“聚”、“乡”这类居民聚居点,都有这种市,有的甚至发展成为小型的集中市场,而居民点也就成了所谓“市邑”。这些郊区市邑与上述的“市”结合而为雒阳城市商品经济活动据点网络。

东汉手工业颇繁荣,雒阳从事手工业生产者甚多。多聚集在城郊诸市附近,官府手工业在城内有作坊。

雒阳一般编户居民闾里除部分在城中外,主要散布在城外,如上东门外之上商里,马市附近之白社里、乐里等等。城郊尚有前代聚、邑,亦纳入城市居住区范围。

以上便是经济活动区规划结构的大致情况。

雒阳除上述两大活动区外,西郊尚有皇家园苑区。其中有上林苑、鸿德苑、显阳苑及平乐观等,沿洛水向西展延布署,规模颇大。园苑乃帝王临幸游乐场所,灵帝还曾于平乐观下建坛阅兵。显然,此区亦寓有一定的政治含义,故按其属性仍应纳入政治活动区的范畴,视为这种类别分区的延续。在城市规划结构上,通过上文所说的城之西南隅直里园的桥梁作用,藉与宫廷区贯联,亦正体现了皇家园苑区在总体规划分区结构中的类别属性。此区沿洛水向西布列,充分表明城市总体规划向西发展,以期联系陪都长安的政治意向。各园苑均有专职官员管理,上林苑内且有居民,亦由上林苑令管理,颇与西汉长安上林苑相似。和帝永元年间,曾诏京师离宫、果园、上林苑等悉以假贫民,资将采补。看来这些园苑,可能与西汉类似,尚有某些生产活动,具有一定的经济价值,非仅供游憩而已。除西郊园苑区外,城东二十里还有鸿池,洛水南尚有南园,均属皇家个体园苑之列。

远郊区尚有东汉陵墓,基本上可分为两区,一为雒阳南郊兆域,在今偃师县高龙乡一带。此区计有六陵,即明帝显节陵、和帝真陵、章帝敬陵、殇帝康陵、质帝静陵及桓帝宣陵。另一区为北郊兆域,在今孟津县东,北迄新庄,南至平洛以北一带。计有五陵,即光武帝原陵、安帝恭陵,顺帝宪陵、冲帝怀陵及灵帝文陵。

一般墓葬多散布东、西、北郊,以东西郊较多。考古工作者还在雒阳南2.5km许,今偃师县西大郊村,发现东汉刑徒墓葬区,现存面积约5万m2。在2000多m2范围内曾发现五百二十二座刑徒墓。这些都是服刑的犯人墓地,为雒阳的一个特殊墓葬区。

以上所述,便是东汉雒阳城市分区及总体规划结构的基本概貌。从这些叙述,显见各种分区布局是采取以宫为中心的传统结构型式的。

由于这种布局需求,雒阳城内道路仍采取营国制度传统的经纬涂制道路网格局。按照各分区用地比例及交通功能的要求,来确定道路网的布署。位于全城规划结构主轴线上的铜驼街,是城市道路网的主干线,自南宫正宫门,经城之正南门一一平城门,一直延伸到距城七里南郊之圜丘。自榖门西南之道路,实可视为此南北主干道之延长线。所称雒阳二十四街,并非二十四条长街,而是一些经纬涂纵横交汇所形成的二十四个街段,故街均较短。城门为“一门三道”之制,那么,对城门之大街当为“一道三涂”之制。中道御道,两旁筑有四尺高的隔墙,左右为一般行人道。

关注“开源集思”公众号
获取免费资源

随机推荐


Copyright © from 2014. 开源地理空间基金会中文分会 吉ICP备05002032号

Powered by TorCMS

OSGeo 中国中心 邮件列表

问题讨论 : 要订阅或者退订列表,请点击 订阅

发言 : 请写信给: osgeo-china@lists.osge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