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都邯郸的外廓规划

Python与开源GIS

赵都邯郸的外廓规划

2017-01-23 作者: xuzhiping 浏览: 2663 次

摘要: 外廓一“大北城”是赵邯郸的工商业区和居住区。各种手工业作坊遗址及其分布情况,便可窥知赵邯郸手工业概貌。此中有炼铁、制骨、石器及制陶等作坊。这些作坊都分布在外廓中南部及东南部一带,有个别陶窑尚置于东廓垣外侧。可见廓城中南部至东南部这个地带,当是外廓的手工作坊区。...

外廓一“大北城”是赵邯郸的工商业区和居住区。各种手工业作坊遗址及其分布情况,便可窥知赵邯郸手工业概貌。此中有炼铁、制骨、石器及制陶等作坊。这些作坊都分布在外廓中南部及东南部一带,有个别陶窑尚置于东廓垣外侧。可见廓城中南部至东南部这个地带,当是外廓的手工作坊区。在这些作坊中,有官营的,也有私营的。

赵邯郸私营手工业颇发达,作坊规模亦甚可观,其中尚不乏手工业巨擘,例如郭纵就是当时富比王侯的著名冶铁企业家。除了已发掘的这几种手工作坊外,当还有未发现的其他种类手工业作坊,譬如,传世有铭文作“甘当”的赵布和刀币,表明邯郸应有铸币作坊。近年考古在邯郸市内发现有铭文为“下库之师□□”的赵青铜戈,也许邯郸还有兵器作坊,我们相信,随着考古工作的深入发展,一定将有新的发现的。

赵邯郸不仅手工业发达,商业亦很繁荣,故《史记•货殖列传》谓:“邯郸亦漳、河之间一都会也”。既已成为这个地区的商业中心,那么,邯郸的市当必规模宏阔。目前考古工作虽未发现市的遗址,但就外廓战国文化堆积层分布状况,以及手工业作坊的布局来推测,当时市场区可能在今县城南部地段内。县城南门内有市桥,相传赵王立桥于此,令市者集于其上。这个传说,亦可供参考。

赵都工商业集中在廓城,因工商业而聚集的大量人口自亦当卜居于此,故邯郸的主要居住区即在外廓城内,今县城内及城南大片地域可能就是当日主要居住区所在。考古勘探在这个地带发现大量的战国遗物,其中有瓦片、柱础石等建筑材料,也有陶豆、盆、碗、壶、瓮、罐、瓮等生活用具,以及陶纺轮等生产用具。这个情况即足以证实这带昔日确曾聚居有大量居民。

今县城东北角有丛台遗址。《赵都赋》:“立丛台于少阳”,即指此而言,此台为赵武灵王所筑。所谓丛台,当非一台而已。这带与此台相对应之梳妆楼、照眉池等遗迹,势呈延续,当属一体。考古《调查简报》称,今县城以北地域,“古遗物少见”,而县城城内北部却发现有大量与“赵王城”遗址相同的筒瓦和板瓦残片,以及柱础石。这个现象表明,县城内北部赵人营建有离宫别馆,而县城以北地段,可能为离宫园苑花木种植地。“丛台”这组台榭池沼,分布其间,以为点缀。园苑、台榭池沼、离宫建筑三者联为一体,构成了廓北的离宫别苑区。

以上便是外廓分区及分区规划结构概貌。这种规划结构表明,市是廓城规划的中心,故设市于廓之中南部,亦即全廓规划主轴线上,各种手工作坊以及工商业者居住区,都是围绕市这个中心来安排的。廓北虽有离宫别苑,但偏处一端,在全局上并不居重要地位,廓的主体为工商业区及居住区,这种经济活动中心的特性,是非常明确的。这点,我们尚可从规划用地比例方面,得到进一步的说明,廓城大部分土地均划作工商业及居住用地,特别是手工业用地比例更高。廓北离宫別苑用地远不及工商业用地之多。可见外廓土地主要为经济性分区及居住区所占用。这正是外廓职能在这一侧面的反映。

赵都邯郸原系就晋邯郸大夫采邑城改造扩建而成的。

旧邯郸扩展为廓,改造成为赵都的经济活动中心区。各种手工作坊、市及居住区,均聚集于此,廓北尚置有离宫别苑,可能是利用原采邑城邯郸大夫宫室区改建扩充的。在廓城之西南另建新宫以为“城”,作为赵都的政治活动中心区。城、廓采取互不相联的特殊形制。使用上既可互不干扰,又有利于各自发展,而无相互制约的弊端。这是赵都改造规划的特色之一。其次,以“一宫一城”为单位,聚合两宫一苑组成一座形制特殊、别具一格的宫城。三城主次分明,结构严谨,确是赵都规划的又一特色。

由于“城”为多宫聚合,而“城”、“廓”又分离设置。为了加强城、廓之间以及“城”内宫苑之间的有机统一性,赵都规划充分发挥了强化中轴线控制作用的传统手段,并结合城、廓配置上所体现的“前朝后市”布局,运用统一规划主轴线的办法,从规划意匠以及规划结构上,突出宫在全局中的主体地位,从而达到提高规划整体性的要求。这又是赵都规划的另一特色。

这几点既是赵都改造规划的特色,也是它改造旧邯郸的历史经验,此中对继承和发展传统所作的尝试,是足可引起我们重视的。

关注“开源集思”公众号
获取免费资源

随机推荐


Copyright © from 2014. 开源地理空间基金会中文分会 吉ICP备05002032号

Powered by TorCMS

OSGeo 中国中心 邮件列表

问题讨论 : 要订阅或者退订列表,请点击 订阅

发言 : 请写信给: osgeo-china@lists.osge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