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代厢制城市中厢的社会职能

Python与开源GIS

宋代厢制城市中厢的社会职能

2016-11-04 作者: xuzhiping 浏览: 2832 次

摘要: 各地方城市的厢仅仅是城市社区内的分区管理机构,负责该城区内的治安与民事。 厢,尤其是都城中的厢,负有许多社会职能: (1)维持辖区内治安,是最重要的职能。开封城、临安城内厢下有军巡铺,还负责关押犯人,制定罪犯花名册:“开府言:左右厢收留罪人数多,狴牢窄隘,欲乞...

各地方城市的厢仅仅是城市社区内的分区管理机构,负责该城区内的治安与民事。

厢,尤其是都城中的厢,负有许多社会职能:

(1)维持辖区内治安,是最重要的职能。开封城、临安城内厢下有军巡铺,还负责关押犯人,制定罪犯花名册:“开府言:左右厢收留罪人数多,狴牢窄隘,欲乞相度增展狱房。”言:……所封送诸厢贼限都簿,不应本台所取……”;元丰间(1078—1085年),御史刘拯奏:“乞大理寺,开封府左右厢、军巡院,皆置门簿,凡追送人,具人数回事目,知在,断放,并朱书结绝。”左右厢与大理寺属一系列。到北宋中后期,厢中有“探事人”,专门刺探情报。厢也有防止民间秘密结社的职责,如绍兴六年(1136年)六月八日诏:“结集、五愿断绝、饮酒,为首人徒二年,邻州编管,从者减二等,并许人告,赏钱三百贯。巡尉厢着巡察人并邻保失觉察,杖一百。” 决轻讼:民间斗讼事,轻者由厢官决断。文献记载:石曼卿为集贤校理,微行娼馆,为不逞者所窘,曼卿醉与之校,为街司所录,曼卿诡怪不羁,乞祗就本厢科决,欲诘旦归馆供职,厢帅不喻其虐,曰:此必三馆仆人也,杖而遣之。在开封府,它与左右军巡院的区别在于:前者对轻微民事纠纷有审议、断决之权,后者则处理重大刑事案件的推鞫之事,但到北宋后期,厢的权限越来越大,有时为所欲为,监察御史黄庆基言:“右厢无故收禁前知辽州掄社县唐懿,因冲开封府判官赵越节,令厢巡收付右厢。”

(2)实行社会福利救济。宋代的孤寡老病之人有福田院、居养院、安乐坊负责赡养,弃婴有专门的规章和官办慈幼庄责人收养,熙宁三年(1070年)有四厢使臣往福田院支贫子钱的记述。元祐三年(1088年),范祖禹言:“臣以谓宜于四福田院增盖官屋,以处贫民,不限人数,并以旧法收养,委左右厢提举使臣多设方略救济,不必专散见钱,其使臣存活到人数,书为课绩,量与酬奖,死损多者,亦立殿罚。” 可见厢官负责收养贫民,并有奖惩之法。宝祐五年(1257年),马光祖增修居养院,“虽有疲癃残疾之人,无以为养,厢分不与申收,大失初意,今接续支拨钱米下院给造衣食,行下各厢根刷申解”,结果入冬以来各厢根刷到三百余人,并“行下诸厢及两县尉司严督地分巡逻诸处,如有抛弃小儿,即时申解提督厅,每收二人与支犒酒一瓶”责厢巡知委常切常巡,察知本地分内有遗弃婴儿即时报所委人吏收取,其厢巡每报到有遗弃婴儿一名,支给钱百文。宋代由于收人丁钱,弃婴现象较普遍,厢吏收养小儿,在某种程度上,保证了社会再生产需要的劳动力。

(3)负责医疗卫生,令厢官人吏在疫病流行时散发药物,或派医生巡回医疗。观二年(1108年)诏,“令大观库支钱一万赴开封府,令就差散药使臣并逐厢地分使臣,每日量数支给,应死亡贫乏不能葬者人给钱二贯”。元丰六年(1083年),诏“太医生八人,四厢使臣各辖二人,凡商旅与穷独被病者,录名医治,会其全失为赏罚法,人月支合药钱二千”。又据《宋会要辑稿》刑法二之一二二记:“淳熙十二年(1184年)南郊赦,在法,病人无缌麻以上亲同居者,厢耆报所属官为医治。”在古代缺医少药,医疗事业极不发达的状况下,厢在延长居民寿命、控制疫病流行、稳定社会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

(4)协助修治水利。熙宁三年以前,开陶渠堑由四厢使臣负责,之后归都水监;天圣元年(1023年),“遣内殿承制、阁门祇侯刘永崇等与八作司分诣八厢治水口,凡权豪邸第覆压占庇,填阏不通,开封府察举之”。仁宗庆历六年(1046年),“诏开封府久旱,民多渴死,其令京城去官井远处益开井,于是八厢凡开井三百九十”。河流的整治如:“分雪溪支流自两平桥入桥之西隅,有石柱存,旧可通市鱼虾菱藕者集焉。憔门前覆以长石,衙东门城隍庙亦有桥,以便行者,其他为民居浮檐所蔽,郡岁时督厢吏浚治。”修治水口保证了京城内水流通畅,开渠则使暴雨时积水得以排泄,打井使居民饮用水的困难缓解了。

(5)维持科考秩序。嘉定十二年(1219年),“郡聚假手,八厢所合,巡视项名,入试书铺,所当认识嘱托,既行皆不之问,传义以线从地引入,饮食公然传入弹圆,随水注人,机巧百出。……乞谕大臣严为措置,巡视八厢书铺。……引试之日,令临安府多差厢官,四围巡逻,签厅官提督,如有捕获,准条推赏”。端平元年(1234年),臣僚鉴于“怀挟之禁不严”,“欲乞悬赏募人告捉,精选强敏巡按官及八厢等人,谨切巡逻”。厢吏协助主考官维持考场内外秩序,一定意义上保证了选拔人才的公正。

(6)监督行铺,纠察劣质货物。大中祥符三年(1010年),监察御史寇域言在京市肆所卖银器之属,多杂以铜,盖自来失于条约,致厢巡得以通容。欲乞特降敕命下开封府,令诸厢界严切觉察断绝,许诸色人告捉入官”;大中祥符七年(1014年)敕令:“空闲官屋倒塌,其物件有缺失令厢巡场子同陪,若场子自盗,即厢巡捉溺送官。

(7)调查户口。《景定建康志》:“甲牌户或有迁移或口数增减,或贫富升降,请提督官行下各厢,每季从实钞具,结罪保明,仍不时核实,如有欺弊,厢官对移,厢吏重断,仍许人陈讦。”

由以上所列诸项,可见城厢除了治安管理、断决轻讼之外,还承担城市社区内许多公共事务。但不客否认的是,厢往往成为不法官吏欺压百姓的工具,如宣和七年(1125年)三月十三日中书省、尚书省言:“逐路当职官多是乱出头引,下行过收买物色,行人见其数目甚多,少肯应付,即便收送下厢。本厢禁系,动是旬日,不免贵价邻州邻路收买应副……”这种现象在政治腐败的状况下更是常见。

关注“开源集思”公众号
获取免费资源

随机推荐


Copyright © from 2014. 开源地理空间基金会中文分会 吉ICP备05002032号

Powered by TorCMS

OSGeo 中国中心 邮件列表

问题讨论 : 要订阅或者退订列表,请点击 订阅

发言 : 请写信给: osgeo-china@lists.osge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