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辽朝时期语言文字的发展历程

2018-12-13 作者: xuzhiping 浏览: 589 次

摘要: 辽朝语言文字学 相关链接 辽朝语言文字学 辽朝还有两部语言文字学著述流传下来。一是圣宗时僧行均编撰的 《龙龛手镜》。《龙龛手镜》是一部通俗的汉字字书,部首字依平、上、去、入四声分为四卷,第一卷九十七部,第二卷六十部,第三 卷二十六部,第四卷五十九部(最....

辽朝语言文字学

辽朝还有两部语言文字学著述流传下来。一是圣宗时僧行均编撰的 《龙龛手镜》。《龙龛手镜》是一部通俗的汉字字书,部首字依平、上、去、入四声分为四卷,第一卷九十七部,第二卷六十部,第三 卷二十六部,第四卷五十九部(最后一部为杂部)。每部所收字,也依四声次序排列。各字注反切音和简要的字义。全书共收二万 六千四百多字,注解共十六万三千多字。自东汉许慎著《说文解字》 自“一”至“亥”排列部首,后世字书,相沿不改。行均突破旧例,依据当时实际的读音和通用的字体,另作编排,虽然体例不尽完善,创新的精神,还是可贵的。行均书又多收民间制作的俗字,如不部的 歪、甭、孬等字。清代的考据学者钱大昕因此讥讽行均“以意分部”,“文攴不分”,收入甭、孬等“里俗之妄谈”,是“污我简编”。其实,钱大昕所攻击的几处,正是行均超越前人的独到处。辽朝书 禁甚严,不准出境,但行均此书仍流入宋朝。沈括《梦溪笔谈》称 赞它“音韵次序,皆有理法”。

宋朝曾在浙西雕板刻印。元苏天爵说,当时辽朝文献,只有耶律 楚材家藏的耶律俨《实录》和行均的《龙龛手镜》还保存,其他 多亡失。《手镜》宋刊本因避讳改为《手鉴》。苏天爵所见,当 仍是辽刊本。此书还曾传入朝鲜,有朝鲜古刻本,分为八卷。后 来也传到日本。日本元和时,有古活字本印行。

另一部著述是希麟著《续一切经音义》。唐长安西明寺僧慧琳,依《开元释教录》所收佛经,依次音注,写成《一切经音义》一 百卷。唐朝亡后,此书在江南地区不再流传。五代末年,高丽 曾遣使去吴越寻访不得,但辽朝仍有留存。圣宗时,燕京崇仁 寺僧人希麟,依仿慧琳书例,对《开元释教录》以后的佛经,续加音注,写成《续一切经音义》一书,分为十卷。元代编撰 的《至元法宝勘同总录》卷十及《大藏目录》卷下,都还著录 慧琳及希麟书,但明、清时,两书不再在我国流传。

辽道宗时,曾送给高丽丹藏一部,希麟书因而传入高丽。一四五八年又传入日本。清光绪初,我国学者才又发现了此书 的日本翻刻本,开始利用来进行汉语史的研究。中、朝、日三 国在历史上有过多方面的文化交流,许多古代典籍因而得以保 存和流通。希麟书流传的历史,是其中的又一个事例。

相关链接

随机推荐

Copyright © 2014-2019 OSGeo中国中心 吉ICP备05002032号

Powered by Tor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