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险与期望基本概况

风险与期望基本概况

2016-11-08 作者: xuzhiping 浏览: 3115 次

摘要: “风险”是我们每天不管走到哪里都会遇到的状况,不过并非每个人都知道该如何适当地处理它的后续结果,并了解个中含意。 只要看看在赌场中挥金如土的家伙就会明白,当他们走进赌场时,难道没有注意到昂贵的装潢吗?难道不知道那些华丽的装潢成本来自他们的荷包吗?为什么有那么多...

“风险”是我们每天不管走到哪里都会遇到的状况,不过并非每个人都知道该如何适当地处理它的后续结果,并了解个中含意。 只要看看在赌场中挥金如土的家伙就会明白,当他们走进赌场时,难道没有注意到昂贵的装潢吗?难道不知道那些华丽的装潢成本来自他们的荷包吗?为什么有那么多的屋主即使知道有地震的风险,仍不愿为自己的不动产投保?还有最让人匪夷所思的是,为什么许多人为财产投保了失窃险及抢劫险,却还是愿意冒着输钱的风险,把钱花在每个星期的彩票上?

人们热爱追逐危险活动(如蹦极、三角形翼滑翔或赌博等) 的一个原因是这些惊险活动可以刺激肾上腺素分泌。人们在进行这些活动之前,也不会花太多时间来分析风险。而人们宁可不考虑风 险的部分原因是,统计学家发现,要把他们的研究结果传达给一般人困难重重。这种情况的严重程度,促使英国皇家统计学会决定在他们的期刊《社会统计学》中以专刊探讨,主题是:如何告知大众真正的风险程度?

事实上,计算风险活动的期望值很容易,只要按个键,就可以得到想要的数值,并做出正确的决策,我们只需要把可能的损失乘上意外事件发生的概率即可。但不幸的是,这两个因素中常常有一个或两个都很难用数字表达。例如,行人被掉落的花盆砸到的概率是多少?在这个例子里,财务的损失又是多少?或者,你认为一个孩子的生命价值多少?

即使损失和概率都可以精确量化,大多数人也不想注意。例如,在轮盘赌中,所有的因素都已知,仍然无法阻止忠实的赌徒下注。他们就是会忽略小球只有2.7%的概率掉到0那一格。认为轮盘赌全靠运气,他们赢钱的机会很高。赌徒们忘记了,赌场中不仅装潢是由赌客支付的,连落人赌场主人口袋的大笔利润都是靠这个小小的“0”赚来的。

对大众而言,一个事件带来的是利益或损失无关紧要,一般民众对这两种情况总是抱持相同的态度。例如,瑞士地震学家算出,瑞士平均每120年才会出现一次里氏6级以上的地震,不过没有人能够预测到会在哪一年发生地震;事实上,瑞士每年实际的地震概率差不多是0.8%。

现在假设,一般家庭房屋包括内部的价值为50万美元,把这个数值乘以概率0.8%,那么若每年的保费为4000美元,是否合适?当然不合适,因为就算发生超级大地震,你的房子也不一定会全毁。

接下来因应而生的问题就是,这个世纪大地震会摧毁_L还是-I-10100的房子 ?假设是后者,每年40美元才算是合适且公平的保险费。

悲观的人担心下一个地震已经迟到,因为前一次的地震发生于1855年;而乐观的人则认为明年什么事也不会发生,因为从有记忆以来就没发生过什么事。但这两种想法都是错的,这些人可以和其他怪人归为一类,包括那些因为小球已经连续落入黑格8次,而坚信下一次转盘的结果一定会是小球落在红格里的轮盘赌客。

相较于私人生活,公众领域里有更重要且影响深远的决策。在个人日常生活里,我们只需决定要不要买保险就好;但很不幸的是,即使是政治人物也不太注意统计的成本效益分析。核能电厂辐射外泄的预期风险,真的比建造、维修煤矿或水坝所造成的死伤风险高得多吗?当里根总统(President Reagan)决定投资900万美兀进行退伍军人症研究,而反对投入仅100万美元从事艾滋病病毒医学研究时,他的决策是否可能受到对同性恋者的歧视影响?

事实的真相是,政治人物就像一般人一样,会受到公众舆论左右。出动海岸巡逻队,以大量直升机和救生艇进行渔船搜索及救援行动时,所能获得的选票远比把危险的公路弯道改直更多。在瑞士也是一样,政府准备了庞大的搜救设备,以便随时援救落入冰河裂缝的少数登山者,与此同时都市里每年都有可能由几十个行人因为过马路而丧命,而这不过是因为没有预算造天桥。但从政治正确来说,我们实在不应该问太多关于成本与效益的尖刻问题,毕竟阿尔卑斯上是瑞士的国宝,必须确保人们能安全前往,所以花再多成本也没关系。统计学家能做的事,就是提供政治人物和经理人必要的信息,而做出正确决策就是后两者的事了。

关注公众号
获取免费资源

随机推荐


Copyright © Since 2014. 开源地理空间基金会中文分会 吉ICP备05002032号

Powered by TorCMS

OSGeo 中国中心 邮件列表

问题讨论 : 要订阅或者退订列表,请点击 订阅

发言 : 请写信给: osgeo-china@lists.osge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