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图再现地理分布的模式

地图再现地理分布的模式


发布日期: 2016-10-24 更新日期: 2016-12-27 编辑:xuzhiping 浏览次数: 5098

标签:

摘要: 用地图再现方式可能描绘地理分布无法描绘的地区,可以用汇编原始资料的方式可以很好地加以解释,而没有必要以所研究的现象不存在的方式去解释。而且,更为复杂的情况是,历史资料所涉及的地区单位可能早已消失,而它们的地理区位与大小(或者某些更替的地区单位)必须加以重新构建...

用地图再现方式可能描绘地理分布无法描绘的地区,可以用汇编原始资料的方式可以很好地加以解释,而没有必要以所研究的现象不存在的方式去解释。而且,更为复杂的情况是,历史资料所涉及的地区单位可能早已消失,而它们的地理区位与大小(或者某些更替的地区单位)必须加以重新构建,然后才能够用地图再现这些历史资料。

用地图再现历史资料,常常是在档案馆或从已出版资料中千辛万苦地搜集资 料之后并加以研究的下一阶段,是一项极其艰苦而必要的任务,没有人会轻松地承受或认为简单。而且,有必要认识到,就近乎所有历史研究来说,其研究过程包含了选择以及研究人员对选择的主观性。J.B.哈利(J.B.Harley,1989a)解释了历史资料的地图表述为什么仍然是历史地理学话语中尚未深入研究的问题。他认为,由历史地理学者编绘的地图(这同样适用于那些由历史学者或其他学者编绘的地图)本身应被视为文本,而非现象的反映。如同其他资料一样,地理学者编绘的地图也需要进行解构。

用地图再现历史资料名正言顺,而其本身也被历史地理学视为对往日地理的再现,视为“时间的地理断面”。被选择用于时间断面的个别年份或个别时期,倾向于那些要么具有“厚实的”单一资料(诸如税务评估或人口统计),要么具有一系列不同资料的年份或时期。如果既无前继又无后续,这样的再现是难以实现的,而这些资料的大量存在,会趋向于去促进重新构建基于这些资料的时间断面,“因为这些资料就属于那个时间断面”。一个单独的时间断面能够因其本身固有的价值而被证明存在,它展现了特定时间、特定地点的地理现象(或地理的某些方面)。一系列的时间断面能够被用于表示发生于所涉时期的地理变化,集中于一个地区在两个时日之间的地理现象之变化。这种方法(相对静止地)关注地理分布模式的变化,而将变化背后的过程留待推断。它因此包含(而非解决)了将地理变化作为过40程来研究的问题,其本身是一个相当艰难的任务,因为缺乏有关变化作为连续过程、作为电影片而非片断集合的历史记录。当然,根据某些比例的伸缩,对一个设定地点加以先后时日的比较,常常可能对地理变化作更精确的测量。

许多历史地理学者会认为,已有资料的空间描述不仅为补充历史学者与经济 学者估算的国家平均数据增加了有价值的新维度,而且允许在研究内容中给予更多地方性研究的结果”,H.克卢是这些历史地理学者中的一员,他坚信,“往日时代 经济与社会状况的地图描述是历史地理学的核心”。克卢从事了两项有关法国农业地理的这种研究工作。第一项研究工作,是就法国整个国家并以行政区作为绘图的地域单元,用地图再现了相当广泛的、选自于19世纪30年 代汇编统计数据的农业资料,从而提供了铁路时代前夕法国农业地理的一幅令人惊讶的详细图景。第二项研究工作,也是就整个法国的,但以触及更宽泛的省作为绘图单位,利用从大量统计调査与地籍调査中所发掘的资料,用地图再现了以1815—1914年大量资料为基础的法国农业地理的各个方面。克卢承认其方法的局限性:“相当重要的可信度,必定是建立在对时间断面证据的比较以及对变化起因的推理之上……在连续时间断面之间工作的过程,也许比可能认为的直接比较显得更为无穷无尽的复杂”。但他认为,在缺乏关于过程本身的详细证据的情况下,那就确实没有其他方法来替代这种方法,分析完整的数据资料,就必需运用概括性方法去描述在特定时期内所推断的变化的方位与均速。克卢非常依赖他所谓的“作为综合方法的数字化地图绘制。法国历史学者长期以来被连接圣马洛与杰尼瓦—线以东以北之“开化的”法国 与该线以西以南之“愚昧的”法国之间广泛的文化差异所吸引。这一观点,首先是由C.迪潘于1826年以地图绘制的方式所表示,他着重注意了那一界线两侧学校到课率的差异等级。对19世纪的资料进行以计算机为基础的地图绘制分析,促使这种图像构想方法成为更明显的研究专题,例如,B.勒珀蒂研究了19世纪30年代整个法国一系列关键性经济变量的地理分布。

资料管理与地图绘制的进步,运用计算机来处理资料与绘制地图,极大地提高了往日地理分布研究的价值。例如J.帕尔默对《末日审判书》进行了计算机绘图分析;R•卡因在其地裂地图集中使用了计算机绘制的、关于从19世纪什一税档案中精选的英格兰与威尔士土地利用统计资料的地图以对近代早期东英吉利亚的遗产文本目录进行了高度原创性的计算机分析,阐明了英格兰农业革命时期的地理变化;以及坎贝尔与鲍威尔从计算机绘制的英国中世纪农业地理图中同样获得了显著的结果。用地图再现地理分布已经成为历史地理学领域中的一项复杂的分析技术。

以计算机为基础的地图绘制,特别有可能产生有关(大致不外乎19至20世纪)大型数据库的一些相当惊人的成果。H.索撒尔正在从事一项较重要的项目,其目的是为大不列颠构建一个大规模的历史地理信息系统。这一项目要处理这样一个事实:虽然在最近的两个世纪内公共行政管理机构收集了有关英国的大量空间基础资料,但对这些信息资料进行地理分析仍然困难,除非我们知道这些信息资料所涉及的地区。仅从1981年开始的人口普査资料的系统空间构架以及报告单位的系统,已经受到了(在1911年、20世纪30年代中期与1974年发生的)完全变革以及持续修订各自边界的影响。索撒尔的历史地理信息系统项目的目的,是克服这种复杂性,以便解释从19世纪中期至今的潜在地理趋势。该地理信息系统包括约1840—1911年 600多个登记区、1911—1974年近2000个地方登记区,以及1876—1974年大约15000个国内教区的边界变化。该地理信息系统与一个数据库相连接,这一数据库包括自1801年以来历次人口普查资料、自1840年以来的死亡统计数据资料以及许多其他资料。构建这样一个历史地理信息系统,在很大程度上是一项劳动密集型工作,但这样一种描述大跨度历史时期地理变化的系统,其潜力是很大的。学 术界热切地期待着这项大规模项目的研究结果,如同其他大型地理信息系统项目的研究结果一样,诸如R希利与A•诺尔斯研究了19世纪美国东北部工业发展的研究结果,但是,最近一篇论文清晰地阐述了这种地图绘制方法的价值,该文通过对关键资料中的重要定量指标(诸如婴儿死亡率与住宅拥挤)的比较,分析了1891—1991年英格兰与威尔士贫困现象的地理趋势。地理信息系统使这种比较研究成为可能,即将所有资料按照规范的地理单位编排,以便达到地图绘制的目的。用地图再现贫困具有悠久的历史,但地理信息系统的出现,将地图绘制学从其传统的某些桎梏中解放了出来,提供了具有重要意义的新一类视觉化技术。

因此,历史资料的地图再现,在增进我们的地理与历史知识以及地理学与历史 学认识方面,具有重要的作用。它需要处理重要资料与地图绘制的技能,而其完整且成功地操作可能要花费相当长的时间。从根本上讲,这种地图再现方法是描述性的并具争议性的,而并不一定是阐释性的与有成效的。

关注公众号
获取免费资源

随机推荐


Copyright © Since 2014. 开源地理空间基金会中文分会 吉ICP备05002032号

Powered by TorCMS

OSGeo 中国中心 邮件列表

问题讨论 : 要订阅或者退订列表,请点击 订阅

发言 : 请写信给: osgeo-china@lists.osge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