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然之肾”正走向衰竭———扎龙湿地保护区危机录

2016-05-16 作者: from_marsh 浏览: 890 次

摘要: 这就是扎龙 在小兴安岭西麓林区有两条鲜为人知的小河:一条称鸡河,一条叫枯鲁滚河。它们从南北两个方向汇合于黑龙江省北安县境内,形成颇有名气的乌裕尔河。又经576公里九曲回肠,乌裕尔河养育出鼎鼎大名的黑龙江扎龙湿地。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档案:中国扎龙湿地,位于东经12....

这就是扎龙

在小兴安岭西麓林区有两条鲜为人知的小河:一条称鸡河,一条叫枯鲁滚河。它们从南北两个方向汇合于黑龙江省北安县境内,形成颇有名气的乌裕尔河。又经576公里九曲回肠,乌裕尔河养育出鼎鼎大名的黑龙江扎龙湿地。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档案:中国扎龙湿地,位于东经123度35分-124度46分、北纬47度34分-46度35分之间,面积21万公顷,是由乌裕尔河下游流域一大片永久性及季节性淡水沼泽地和无数小型浅水湖泊组成。湿地的周围是草地、农田和人工鱼塘。这里是鹤的故乡,鹤唳扎龙,象征着祥和与希望。
                               珍贵的湿地

不断进行的开发活动使扎龙湿地破坏日益加剧。

由于鱼类资源被破坏,如今打上来的鱼只有鱼苗大小。

地球上有三大生态系统,即陆地、海洋、湿地。   “湿地”,泛指暂时或长期覆盖水深不超过2米的低地,土壤充水较多的草甸,以及低潮时水深不过6米的沿海地区,各种咸水淡水沼泽地、泥炭地、泛滥平原、湖海滩涂、河边洼地或漫滩、湿草原等。

对于人类,100%的饮水来自湿地,80%的人居住在湿地或以湿地产物为生,60%的城镇建在湿地。

对于环境,湿地能调剂水文,防风,固沙,调节气候,制造氧气,防止水土流失。森林是“自然之肺”,湿地是“自然之肾”。

1971年2月2日,全世界五十多个国家和地区的专家、学者汇聚在伊朗拉姆萨尔市,签署了《关于特别是作为水禽栖息地的国际重要湿地公约》。1992年7月31日,中国政府加入“拉姆萨尔公约”,黑龙江扎龙、吉林向海、江西鄱阳湖、湖南洞庭湖、青海鸟岛、海南东寨港6个湿地自然保护区列入《国际重要湿地名录》。此时,已有96个国家加入了该公约组织,“拉姆萨尔公约”成为世界四大自然保护公约之一。

扎龙湿地是一个完整的生态系统,包括广阔无垠的芦苇沼泽和丰富的鱼类资源,这里栖息着世界上濒危鸟类的7/12、省级一级保护鸟类的5/11。扎龙是世界上保存下来的面积最大又相对完整的芦苇沼泽湿地,是最受世界关注的鹤类迁徙、栖息地。

扎龙湿地生成,要从早白垩纪松嫩平原开始大规模沉降说起。第四纪早更新世早期,平原区以乌裕尔河下游区为中心大规模稳定下降形成松嫩大湖,晚更新世晚期,平原区整体抬升,松嫩大湖完全消亡;全新世纪早期,平原东、北、西面丘陵山区的各条河流相继延伸入平原内,形成嫩江、松花江、讷漠尔河、乌裕尔河、呼兰河等大型河流。

没了历史上波澜壮阔的松嫩大湖,却有了今天婀娜多姿、风情万种的扎龙湿地,有了仙鹤的家。

然而,扎龙的生态系统又是十分脆弱的,极易受到冲击和破坏。因为湿地的主要环境因子和重点保护对象都是动态的。湿地的主导因子是水,乌裕尔河自生成就肩负着大自然的使命,千年不改万年不变地自北向南一脉相流,孕育扎龙、养育扎龙。湿地水生和沼生植被依赖水而生存,湿地鱼类既依赖于湿地植物和水生生物为饵料,同时又为湿地鸟类提供了必不可少的食物。

乌裕尔河水是扎龙湿地的生命水。

就是这样一块珍贵的湿,由于多年来人类的开发、围垦,正遭受着严重的破坏。它静默、沉重地铺展在那里,不知人们能否听到,从它广衰躯体里发出的阵阵呼救,无奈而哀痛。

                               饥渴的仙鹤

本世纪上半叶,扎龙湿地还是人迹罕至的芦苇沼泽地,南北长七十多公里,东西宽三十多公里,夏季溪流纵横淤泥软陷,连狼、狐等兽类都却步不前,只有冬季才能自由出入。

1903年沙俄政府拨出巨资、耗时数年、死人无数,才将滨州铁路东部线从扎龙湿地中穿过。日本殖民主义者勘测哈满公路时望泽兴叹,没有敢选择今天301国道通过湿地的路线,而是北绕龙安桥,并且修了8道桥梁才使公路从湿地中通过。   湖泊泡沼星罗棋布,溪流河道蜿蜒迂回。扎龙的水生、湿生和中生植物广泛分布,鱼、蛙、水栖昆虫、软体动物大量繁殖,水禽的食物十分丰富。这里纬度较高,4至6月鸟类繁殖期日照长达14小时以上,鸟类繁殖期光照时间长既刺激亲鸟性激素分泌增多,有利于配对繁殖,又因采食期间长,有利于雏鸟生长发育。再加上水域、淤泥、苇草构成的天然屏障,扎龙自古以来就是水禽的天然保护地和隐蔽所。从世界动物地理来看,扎龙位于东北亚内陆,居西太平洋、日本海与东北亚大陆之间,是很多沿海越冬、内陆繁殖鸟类的繁殖地与迁徙过渡带,也是澳洲、东南亚越冬鸟类和北部近极地区繁殖鸟类的迁徙过渡带和繁殖地;根据中国动物地理区划,该区位于东北区的大兴安岭亚区、长白山亚区和蒙新区的东部草原之间的过渡地带。   得天独厚的自然条件和优越的地理位置,扎龙的鸟类资源十分丰富,据调查,这里分布有以水禽为主体的鸟类296种,尤其以鹤的种类多、数量大为举世瞩目。世界现存鹤类15种,中国有9种,扎龙即有6种,其中丹顶鹤、白枕鹤、蓑羽鹤、灰鹤为繁殖鸟,白鹤、白头鹤为迁徙停息鸟。其它珍稀鸟类还有白颧、黑颧、天鹅、白琵鹭。还有数量众多的鸥类、雁鸭类、鹭类等等。扎龙是驰名中外的“鸟的乐园,鹤的故乡”。

鹤类处在湿地生态锥体的顶端,是生物链中不可缺少的重要环节。由于它对栖息环境的特殊生物学要求而对生态环境质量高度敏感,成为湿地生态环境质量的最佳指示动物。鹤类的存在标志着它们的栖息区域和迁徙路线的生态平衡。

1979年扎龙成为我国第一个省级湿地水禽自然保护区,1987年晋升为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先后有四十多个国家和地区的专家学者到扎龙考察,一时间传出“南有卧龙,北有扎龙”之说。中国政府在提交国际湿地公约执行局和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备案材料中是这样描述扎龙湿地的:面积21万公顷。是由乌裕尔河下游流域一大片永久性及季节性淡水沼泽地和无数小型浅水湖泊组成,湿地的周围是草地、农田和人工鱼塘。在这段文字备案联合国之前,1988年世界著名鹤类专家、国际鹤类基金会主席乔治·阿其波尔德博士,在扎龙考察时就担忧地说:“扎龙湿地能否成为丹顶鹤等水禽永久性的栖息地?”

他的话是言之有据的:“东升”、“上游”、“跃进”、“宏伟”……,从本世纪50年代起,沿乌裕尔河生出三十多个水库 ∷涣耍幕褂惺? ∶涣耸兀幕褂械ざズ? ?乔治先生的“?”刚划出10年,就又有专家划出“  薄谙率兰蜕习胍断А?毁灭:“东升”、“双阳”水库拦住了湿地的所有来水;就在扎龙成为国际重要湿地的同时,1992年改道后的301国道在扎龙北部、也就是湿地的上游,呈东西走向穿过湿地,又如同一条大坝挡住来水;1996年龙虎泡引水工程(八支干)在保护区内西部呈南北走向通过;1998年动工的大庆“中南引”(中部、南部引嫩江水)国家级农业开发项目,其骨干工程———78公里长的九支干水利工程,将在扎龙东部呈南北走向贯通。北有公路、南有铁路、东西有两个水利工程———扎龙被围堵成孤岛。东北林业大学野生动物资源学院副院长贾竞波博士形象地比喻:湿地就像一块海绵,下雨时能吸水,干旱时能放水,所以它能调节气候。“海绵”被刀割成小块,后果可想而知。   有“鲸吞”还有“蚕食”。黑龙江省林业厅1999年3月29日的一份函件中有这样的记载:除保护区的自然村屯不断扩大耕地和基本建设规模外,又有外来单位进驻保护区大面积开垦原始湿地。齐齐哈尔种畜场将其经营的3000亩土地承包给“柏松农场”进行水稻种植开发;齐齐哈尔的同运公司也在保护区内承包了4500亩土地进行水稻种植开发;齐齐哈尔市昂昂溪区政府在保护区境内,将位于其行政区划范围内的一万多亩沼泽地和天然水面(乾龙湖)转租给他人进行水稻、水产养殖开发……

开荒与围垦的后果是破坏了千百年来形成的湿地植被,长期耕种造成水土流失,必将淤塞湖泊河道,丰水年份农田被淹,加剧了土壤盐渍化,在岗地已出现荒漠 『幢怀邪慈?工养鱼,河道承包来捕捞。湿地中的湖泊与河道是相串联的,以此而成庞大的也是独特的湿地鱼类生存繁衍环境:鱼类多繁殖于浅水沼泽,越冬于深水湖泊,河道是它们重要的洄游通道。围湖养鱼切断了鱼类的自然通道,浅水沼泽的鱼无法越冬,必然减少鱼类的繁殖量。再 加上灭绝性捕捞,湿地鱼类资源枯竭就是必然的了。

捕鱼、种地、割苇子,是保护区内居民的生存之本。“过去鱼多极了,用土篮子都能捞到。”扎龙乡的佟兆友最爱讲“过去”。“1987年,我在苇塘里还抓到过北级小鲵,是保护区的人告诉我它的学名;1992年,人均还能打四千多公斤苇子。现在……”他从不愿说“现在”。有资料显示:过去湿地有鱼类48种,现在常见的只有七八种;过去湿地里的苇子一望无际,比房还高,现在扎龙挺有名的苇帘都成了草编的。

水少了、鱼小了、沼泽干了、苇子没了,鹤咋活呀?!中国工程院院士、东北林业大学野生动物资源学院院长马建章教授从学生的论文中读到:16个丹顶鹤巢,只有4个建在水上,另12个都做在旱地上;原来一千多米的巢距,现在只有三百多米;白枕鹤也找不见了。马老是扎龙保护区的创始人之一,回想当年,他真上火了。1997年在扎龙调查时,马老耳闻目睹,情急中掏出身上的全部现金2000元,说:湿地哪能没有水呀,向水库要点水吧!   鹤渴人愁。鹤渴说明“自然之肾”的衰竭,人愁是觉得自毁的速度太快。

                               矛盾的人类

“保护”是相对“破坏”而言。扎龙保护区成立20年,恰恰是这块湿地遭破坏最严重的20年。“人口爆炸”的必然结果是对生存资源的争夺。

乌裕尔河从源头向湿地走来587公里,没有村屯、没有人烟的时候,她是那样的轻松、那样的丰裕,她全身心地养育着扎龙。而今,她的身边587公里沿途多了658个村屯,她在养育扎龙的同时,还不得不先解决63.7万人吃喝的问题。乌裕尔河步履沉重身形羸弱,她累了。齐齐哈尔水文站有资料显示:1957年,乌裕尔河汛期流量高达1910立方米/秒,到1976年同期仅为24.8立方米/秒。进入90年代(1998年例外),我国进入枯水周期,乌裕尔河的情况更为严重。

生产、生活都离不开水,市场经济又增加了水的有形价值,对水的争夺愈演愈烈。

上游要水,下游也要水。扎龙的下游是赫赫有名的大庆市。“油城无水”又对扎龙构成了威胁———1996年龙虎泡引水工程(八支干)自北向南贯通扎龙西部,引嫩江水送往大庆。大庆解了水困,扎龙的地表却被严重破坏。1998年4月,大庆的又一项重大引水工程开工,78公里长的九支干水渠源头就在拦截乌裕尔河全部来水的东升水库。九支干完工投入使用,不但像八支干一样破坏湿地地表,而且要夺走养育扎龙的乌裕尔河来水,这无异于宣布扎龙湿地“死刑”,缓期年限待定。

可是大庆也有自己的道理:大庆中引九支干工程是大庆整个“中南引”地区农业综合开发进程中的一项非常重要的水利骨干工程。“中南引”工程将再造一个大庆农业,该工程在国家立项后,国家农业开发办从1997年连续3年每年无偿投资2000万元,重点支持“中南引”水利骨干工程建设。

九支干工程启动建设,要解决的根本问题是给杜尔伯特蒙古族自治县连环湖每年补水1.4亿立方米。补水后,可改善水面近六十万亩,每年鱼类增产600万公斤,增收3000万元;补水后,可增产芦苇2100万公斤;补水后,可调剂建设6个开发小区,开发水田17.8万亩,收粮8690万公斤。同时,还将促进连环湖旅游业的发展。

对此,黑龙江省扎龙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却有自己的看法,副局长李长友的调查报告标题就是《破坏湿地劳民伤财损失惨重后果堪忧———中引九支干工程的调查与思考》。报告在“对扎龙湿地的影响与威胁”的小标题下,归纳指出: 1、破坏湿地生态系统的完整性与连续性,使湿地生境更加碎裂,构成对湿地生物样性的严重影响与威胁。渠堤切断了湿地植被天然联系,积水与输水形态的改变将使植被退化;切断了栖身湿地鱼类和其他水生动物的洄游通道,妨碍了鱼类繁殖或瓦解了其季节性迁徙模式。 2、破坏国家重点保护鸟类的巢区与迁徙停歇地。 3、该工程“争夺”乌裕尔河水资源,加重扎龙湿地水危机。东升水库截流了乌裕尔河,但其库容量不能容纳全部乌裕尔河水,除枯水年份都要向下泄水,这是维持下游湿地的主要水源。九支干修通后将引走大部分乌裕尔河水,同时把扎龙用水推向“商品化”。 4、破坏扎龙湿地天然保护条件。沿渠计划修建多处永久性管理站舍,渠堤将成为大量车马人涌入湿地的南北大通道,同时也必然拉动沿渠农业生产开发活动。 谈到工程自身问题,李局长的措词更加尖锐: 1、工程违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自然保护区条例》、《黑龙江省野生动物保护条例》、《黑龙江省自然保护区管理办法》。在保护区内修建如此大型工程没有征得保护区管理部门同意,也没有报有关部门审批。 2、工程违犯国家环境保护法律法规。按照国家有关法律法规规定,大型工程必须做环境影响评价。九支干工程事先没有申请环评,而且在省政府召开专家论证会时,专家一致提出这样的工程必须做环评,在这种情况下却强行开工了。 3、工程违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九支干占用土地两万多亩,其中有草原、水面、苇塘、农田。但据我们了解,该工程并没有办理征地审批手续。

说到九支干工程的目的,李局长的分析用了两个“惨”字:

如果是搞沿渠农业开发,扎龙湿地可就惨了。据《黑龙江省大庆市中南引农业综合开发区骨干工程维修配套可行性研究报告》规划,在沿渠通过地区将开发南岗、建国、龙引干、滨北等五六个农业小区。届时将有数十万亩湿地被垦为耕地。

如果单纯是为了引1.4亿立方水补充连环湖水产养殖,那国家的投资可就惨了。连环湖买水养鱼有一笔账要算,1998年经省有关部门协调曾达成由中引工程给连环湖补1亿立方水的意向,价格压到最低为0.08元1立方,1亿立方需付80万元水费。而本年度连环湖的财政收支盘子是225万元,去掉所有支出,勉强能上缴利税40万。这样的企业哪有钱买水养鱼?如果利用九支干补水,1.4亿立方水浩浩荡荡流淌78公里,又会损失多少?按目前九支干的规模,每年至少可承引五至六亿立方水,大马拉小车,造成投资浪费。还有,1998年连环湖水满为患,3年内不用补水,水渠闲置3年,维护费谁付?目前八支干每年的维护费约400万元,九支干呢?

恩格斯曾说:“我们不要过分陶醉于对自然界的胜利。对于每一次这样的胜利,自然界都报复了我们”。

“98洪水”,迫使九支干全线停工,已完成的渠堤水毁严重。九支干阻水影响行洪,三合乡农民掘开渠堤泄洪自保。

“98洪水”,扎龙湿地内的万亩水稻颗粒无收。

“98洪水”,数十万亩水面堤溃网破鱼儿重获自由。

“人所需要的啥都可以干”。人类沙文主义最终将毁掉人类自己。

有专家说:一个基因可能关系到一个国家的兴衰,一个物种可以影响一个国家的经济命脉,一个生态系统可能改变一个地区的面貌(包括生态和经济面貌)。

中国只有一个扎龙,世界只有一个扎龙,别让扎龙毁在我们手上。

救救扎龙!救救人类自己!

随机推荐

Copyright © 2014-2019 OSGeo中国中心 吉ICP备05002032号

Powered by Tor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