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巴里坤湿地保护与恢复调查

新疆巴里坤湿地保护与恢复调查

2016-05-16 作者: from_marsh 浏览: 4300 次

摘要: 进入10月,一望无际的巴里坤草原染上了一层金色,成群的牛羊在由青转黄的草场上悠闲地游逛。南飞的大雁、灰鹤迁徙途中也来到草原,或低头觅食,或翩翩起舞,为这里迷人的深秋景色增添了勃勃生机。 巴里坤古称蒲类海,因著名的巴里坤湖而闻名。湖面水域辽阔、沼泽星布,四周特别...

进入10月,一望无际的巴里坤草原染上了一层金色,成群的牛羊在由青转黄的草场上悠闲地游逛。南飞的大雁、灰鹤迁徙途中也来到草原,或低头觅食,或翩翩起舞,为这里迷人的深秋景色增添了勃勃生机。

巴里坤古称蒲类海,因著名的巴里坤湖而闻名。湖面水域辽阔、沼泽星布,四周特别是上游的草甸水草茂盛、面积广阔,巴里坤草原也因此美名远播。在这里,草场、草甸、湿地构成了优美和谐的自然环境,是周边9个乡镇和3个兵团农牧团场10多万各族群众休戚与共的家园,依靠湿地生存和繁衍的还有蓑羽鹤等200多种野生动植物。

在距县城不到两公里的一片草场上,散落着十多座白色的毡房,还有几排建起不久的砖房,38岁的胡安·哈米提原本是大红柳峡乡牧民,如今在这里从事旅游业。他告诉记者,上个世纪50年代,爷爷那辈人从阿勒泰迁到巴里坤草原时,周围的草场又高又密,骆驼进去连身影都看不到;到自己记事时,草深得尚能没过小腿;后来,草场逐年退化,“风吹草低见牛羊”的美景再也难以看到。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由于人口增多,生产、生活用水量加大,几十年来巴里坤境内修建中小型水库20座、塘坝35个、机井405眼,年生产、生活用水总量达5120万立方米。由于湿地周边土地无序开垦,注入巴里坤湖的河流上游地表水和地下水被层层截流,大量用于农田灌溉,进入巴里坤湖的水量不断减少,致使湖水面积逐年缩小。资料显示,巴里坤湖在1944年至1984年的40年间,水位下降了4米,面积也由140平方公里减为112.5平方公里,现在已不足100平方公里。

县环保局局长王友德告诉记者,1982年普查统计显示,巴里坤境内有草场2800多万亩,其中可利用草场2600多万亩。然而,由于载畜量逐年增加,乱挖滥砍草原植被、树木和随意开垦荒地,草原得不到休养生息,一些地段被牲畜反复啃食、践踏而成为裸地,目前可利用草场不足2000万亩,而且有70%的湿地草场在不同程度地退化。

常年的超载放牧和过度用水,使草场植被覆盖率降低,湿地周边生态环境遭到严重破坏,著名的巴里坤草原失去了往日娇好的姿容。今年入夏以来,巴里坤少雨干旱,导致草场大面积受灾,据畜牧、水利、农业等部门统计,全县可利用的近2000万亩天然草场普遍受灾,产草量减少60%。看着昔日美丽的草场湿地萎缩退化,哈密地区和巴里坤一批有识之士心急如焚。

环保专家指出,湿地被誉为地球的“肾脏”,在内陆干旱地区,湿地的功能效益尤为突出,是维系绿洲存在的决定性因素和生物多样性的基本条件,更是防止沙漠化进程的主要屏障。巴里坤湖湿地维系着巴里坤盆地绿洲生态系统的稳定,是当地经济可持续发展的根本保障。“巴里坤湿地保护迫在眉睫,如不及时采取措施,湿地在不长的时间内将会消失。”环保专家的预言并非危言耸听。

湿地保护问题也一直是哈密地区、巴里坤哈萨克自治县人大代表关注的议题。县人大常委会党组书记、副主任骆春明谈到,进入新世纪,国家确定了西部大开发战略实施,并把生态建设作为实施西部大开发的关键和切入点,环境保护在开发建设中居于主要地位。湿地是新疆生态环境的重要组成部分,各级领导、各族群众对保护湿地、保护湿地多样性也有了新的认识。

2004年,县委、政府确立了“生态立县”的发展思路,提出把巴里坤建成“生态型、文化型、旅游型”的草原新城的总目标,《生态立县实施意见》《巴里坤湖柳条河流域—湿地保护项目建议书》应运而生,湿地保护迈出了可喜的一步。

今年4月,自治区人民政府批准建立哈密东天山自治区级生态功能保护区。作为保护区的一个有机组成部分,巴里坤湿地保护区也进入实质性阶段。目前,保护区已建设围栏草场7万亩,夏季禁牧湿地面积20余万亩。王友德兴奋地告诉记者,围绕保护区的建立,下一步将有计划地开展退耕和人工造林、种草,逐步恢复湿地生态植被;设立鸟类投食点,治理周边环境,开展湿地生物资源保护与利用,以及保护区生态效应与环境监测研究等等。

受巴里坤哈萨克自治县县委和政府的委托,新疆林业科学研究院在实地调查的基础上,也拿出可行性研究报告《巴里坤湖湿地保护与恢复项目》。县林业局局长李忠效介绍说,巴里坤湖属内陆高位湿地,已列入中国重要湿地名录,并被列入《新疆湿地保护工程规划》的重点湿地恢复工程之一。项目总体目标是:因地制宜采取不同的保护与恢复措施,保护巴里坤湖及周边区域的天然植被,维持并扩大巴里坤湖的水面面积,保护巴里坤湖及周边区域的生物多样性,使湿地生态质量朝着良性循环发展。目前,湿地保护项目正在积极申报中。

记者在城郊围栏草场采访时,年近六旬的哈萨克族牧民木奈·那乌斯拜告诉记者,原来他养了8头牛、40多只羊,全家一年收入六七千元;去年这片草场围起来不让放牧,他就卖了牛羊,买了20多匹马,酿造马奶子给旅游点,没想到销量很好,一年下来收入上万元没问题。望着辽阔的金色草原,木奈·那乌斯拜深有感触地说:“也该让草场歇歇了,如果没有牛羊,我们会很伤心;但是如果没有草原,会让我们更加痛苦。”

走近巴里坤湖,只见晶莹的冰山、俏丽的雪峰倒影在如镜的湖面上,茂密的林海、金黄的草地给人无限遐想,冰封雪林与辽阔草原组成了内陆湿地特有的自然景观,令人心旷神怡。让我们期待“风吹草低见牛羊”的美景早日重现巴里坤草原。

关注公众号
获取免费资源

随机推荐


Copyright © Since 2014. 开源地理空间基金会中文分会 吉ICP备05002032号

Powered by TorCMS

OSGeo 中国中心 邮件列表

问题讨论 : 要订阅或者退订列表,请点击 订阅

发言 : 请写信给: osgeo-china@lists.osge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