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唐朝时期市坊规划制度的改革

中国唐朝时期市坊规划制度的改革

2016-12-07 作者: xuzhiping 浏览: 4776 次

摘要: 市坊规划制度 改革内容1 改革内容2 改革内容3 改革影响 相关链接 市坊规划制度 中唐以前,城市都是按市坊区分规划体制和旧的集中市制与封闭型坊制而规划的。至中唐,由于城市商品经济日益发展,旧的集中市制已难适应扩展市场的需求,而致不断出现突破市垣增建铺...

市坊规划制度

中唐以前,城市都是按市坊区分规划体制和旧的集中市制与封闭型坊制而规划的。至中唐,由于城市商品经济日益发展,旧的集中市制已难适应扩展市场的需求,而致不断出现突破市垣增建铺店以及坊内设店的现象。发展到晚唐,情况又有新进展,打破旧规划体制和改革旧坊制,已成为当时改革旧市制的主要目标。坊内设店,打破坊墙临街建店等事时有所闻。只要看晚唐文献,如《太平广记》等的有关记述,便可了解梗概。即以首都长安而论,尽管唐王朝为此三令五申,企图以行政强制手段维护旧市坊制和旧规划体制,以巩固既有的城市管理秩序,但终难挽回。旧的规划体制及规划制度,事实上,此时均渐废弛了。

改革内容1

唐扬州商品经济甚为繁荣,且改革旧市坊制度的政治阻力远不及长安,故市制改革更当先行。晚唐扬州确已突破旧市坊区分规划体制及旧市制的约束,走在旧市制改革前列了。

酉阳杂俎》谓扬州有“东市”,这也许是初建廓城时按旧制在东廓所建之集中商业区。随着城市商品经济的发展,晚唐时这种“市”已经解体,转化为“街市”的一个组成部分,而不再是市垣围绕的旧集中市场了。

唐代是有行会组织的,这不仅政府为便于管理和课征赋役有此需求,工商业者为维护自身利益亦有此需求,封建行会是封建城市经济发展的产物,健全行会组织又有助于繁荣封建城市经济,“行”是由旧市制的“肆”演进而来的,是商业的同业组织,手工业亦按生产专业分行。服务行业也如此。所以,封建城市的行会组织实包括商业、手工业和服务行业。唐代工商业分工颇细,故行会也多。

各行业都有“行头”,掌管行务,有“行规”,甚至还有“行话”。各行为便于管理,互通行情,故仍继承旧市制之“肆”的传统,同业铺店多聚集营业。因而市制改革后,出现了“行业街市”,成为新型城市商业网组织的主干。晚唐扬州的两条“长街”是否已按“行”分段,渐具这种“行业街市”的雏型?文献缺乏明确记载,考古工作也尚未发现这方面的迹象。衡之晚唐行会组织的发展,以及扬州商业的发达情况,看来这种可能性是存在的。

改革内容2

旧市制的改革,势必带动旧坊的改革,而且两者是相辅相成的,这也是当时扩展市场领域的唯一可行途径。从城市规划史角度看,衡量一个封建城市的坊制是否瓦解,主要可就两个方面来考察。一是坊墙已否突破,二是市肆已否入坊。按《旧唐书•杜亚传》载,晚唐德宗贞元年间,扬州就出现“侨寄衣冠及工商多侵衢造宅,致官河行旅拥弊”的情况,所谓“侵衢造宅”,意即侵占道路,临街建宅。很明显,这些宅已不受旧坊制约束,可以突破坊墙临街建造了。我们从前面提及的考古勘探种种有关情况,也可以证实杜亚的说法。另外,历年考古勘探却未发现坊墙痕迹,这个现象也是值得注意的。既然旧坊制已动摇,而“长街”又是市井相联,铺店入坊,自亦在所不免了。

改革内容3

上面说的主要是就扩展市场空间一端来探讨的。改革市制的另一标志,是营业时间。旧制限于日中为市,而唐扬州夜市却很繁荣。所以从空间和时间两方面来分析,晚唐扬州并不存在旧市坊区分规划体制及旧市坊制度的约束,而是以崭新的面貌出现在我国中期封建社会城市建设的历史舞台的。

改革影响

综观上述,可以看出,晚唐扬州市坊制度的改革确已先行了一大步。尽管文献记述有限,考古资料亦不够,但其间的蛛丝马迹还是可以推求的。

市坊规划制度的改革,是推动我国中期封建社会城市规划发展的主要关键,故唐扬州的这些率先改革活动,意义更为深远。

相关链接

关注公众号
获取免费资源

随机推荐


Copyright © Since 2014. 开源地理空间基金会中文分会 吉ICP备05002032号

Powered by TorCMS

OSGeo 中国中心 邮件列表

问题讨论 : 要订阅或者退订列表,请点击 订阅

发言 : 请写信给: osgeo-china@lists.osge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