候鸟翩翩来海南 10月初来次年3月开春离开

Python与开源GIS

候鸟翩翩来海南 10月初来次年3月开春离开

2016-05-16 作者: from_marsh 浏览: 4020 次

摘要: 从哪里来,又到哪里去 入秋之后,闲暇时你偶然仰望天空,也许就能看到湛蓝的天幕上闪动着“人”字形、“之”字形、“一”字形的鸟群,悠悠飞过。这些尊贵的客人“携家带眷”来到海南岛,寻觅一处宝地翩翩降临,度过又一个温暖湿润的冬季。 这些“天上来客”每年10月初便纷纷南...

从哪里来,又到哪里去

入秋之后,闲暇时你偶然仰望天空,也许就能看到湛蓝的天幕上闪动着“人”字形、“之”字形、“一”字形的鸟群,悠悠飞过。这些尊贵的客人“携家带眷”来到海南岛,寻觅一处宝地翩翩降临,度过又一个温暖湿润的冬季。

这些“天上来客”每年10月初便纷纷南来,到次年3月开春时,它们才陆续迁离海南。海南师范学院博士梁伟说,海南岛历史上记录到的迁徙候鸟主要有雁鸭类、杜鹃类、鹤类、行鸟鹬类、鸥类、鹭类、鸫类、鸲类、椋鸟类、燕类、莺类、脊鸟令鸟类、鹨类、巫鸟类等10多类。

它们从哪里来又要到哪里去?据介绍,亚太地区是世界上候鸟分布较多的地区之一。中国沿海到朝鲜半岛有滩涂湿地2万多平方公里,面积居世界第一。从澳大利亚南部沿海到俄罗斯北部苔原地带,有一条候鸟跨洲飞行的路线,沿线有8个集中停歇点位,其中,天津滨海湿地是最重要的一个。每年4月候鸟从澳大利亚升空北飞,6、7月份在中国北方和俄罗斯产卵育雏,当年9月再从北向南原路返回,飞行路线2.5万公里。

据梁伟博士介绍,海南的“客人”最远来自北极,其余大部分则来自遥远的西伯利亚、印支半岛、中南半岛等地,其中大多数是到海南越冬的冬候鸟。它们中大多数会北归繁衍后代,也有一些要远涉马来西亚、菲律宾半岛、澳大利亚等地,到南半球寻觅自己的归宿。

由于鸟类的迁徙是一个复杂的生命现象,对鸟类迁徙的研究,欧洲、北美及澳大利亚等,都做了大量的工作。我国在此方面也展开了一些工作,但对鸟类在海南的迁徙状况,知道得并不多。但毋容置疑的是,海南是众多迁徙鸟类天然的乐土。尽管关于候鸟的专项调查尚未展开,每年这些远道而来的“客人”究竟种类有多少?数量有多大?迁徙的路线具体怎样等等家底尚未摸清,但从近些年来省内外,以及来自瑞典、英国、香港等地观鸟专家所做的局部记录可以推断,海南候鸟的种群数量不是一个小数目。

“客人”大多喜“水性”

海南历史上记录到的10多类候鸟当中,数量较多的雁鸭类、鹤类、行鸟鹬类、鸥类、鹭类都是水鸟。湿地,自然是它们栖息的乐园。因为,湿地为水鸟提供停栖、觅食地,不同环境、不同类型的湿地,水鸟的种类、组成、结构和数量也不一样。海南的各种湿地类型,为迁徙的鹤类、鹭类、雁鸭类和鹬类等水禽,创造了更多的可以调控的多样化栖息环境,为它们营造一个像天堂一样的家园。

湿地鸟类种数和数量的最大类群,即迁徙鸟类。红树林湿地是全球湿地生态系统中的重要组成部分,湿地鸟类是湿地价值的重要指标。海南海口市东寨港是我国红树林面积最大、种类最多、生长最好的地区之一,广阔的滩涂成为许多鸟类的觅食地和越冬点。每年春季和冬季,都有许多远来的候鸟到那里觅食和栖息。那里,除了有被列入《中日候鸟保护协定》附录上的物种86种、被列入《中澳候鸟保护协定》附录上的物种50种,IUCN物种红皮书中的“极度濒危种”黑脸琵鹭,以及“受威胁种”黄嘴白鹭等许多“稀客”,都在这里越冬或消夏。

近些年来,海南文昌市的名人山、海口市的东寨港、文昌市的清澜港、屯昌县的“鹭鸟天堂”、儋州市的洛基镇、澄迈县的“鹭丝天堂”、三亚河等地,由于当地居民受传统和现代生态教育的影响,具备了较高的护鸟意识,那里不仅成为候鸟的乐园,而且有着人鸟和睦共处的“盛景”。

走进候鸟“地面站”

海南省最近的一次涉及湿地候鸟的调查是在1997年。“省陆生野生动植物调查队”对东寨港、清澜港、松涛水库三处湿地,进行了水鸟调查。

东寨港:典型的热带季风海洋性气候,加上因地震陆地下陷而形成的红树林滩涂与浅水港湾,及其可饱口腹的小鱼小虾,使东寨港成为大量候鸟所青睐的“地面站”。1991年,那里首次飞来13只“极度濒危”的黑脸琵鹭,以后它们便连年来此做客。

在1997年暖湿的12月,每当潮水退却,滩涂已经显露半个小时后,调查便开始了。调查队员在远处的滩涂上用 45倍望远镜进行观察统计。次年3月、6月和10月,也作了同样的观察。此次调查,总共记录到的78种鸟类中,属冬候鸟的有30种,迁徙过境鸟5种。其中有《中日候鸟保护协定》名录中的鸟类32种,《中澳候鸟保护协定》名录中的鸟类14种。其中,大白鹭等鹭科鸟类,是那里的客座“大户”。金秋10月,一群群大白鹭在空中结队盘旋飞翔,然后又缓缓地落到湿地上。从远处望去,只见有的白鹭成双成对、相依相偎,有的悠然自得地梳理着羽毛……这些“人类美丽的使者”把东寨港装点得犹如仙境。东寨港红树林“鹭鸟天堂”,由此得名。

但遗憾的是,与同一时期在同类湿地——深圳市福田红树林的调查结果相比,东寨港的黑脸琵鹭也显得少得可怜——仅3只!而深圳福田红树林则多达上千只。

清澜港:位于我国候鸟东部迁徙路线上,是迁徙水鸟的重要停歇地和越冬地。热带地区中广阔的滩涂,使清澜港成为许多迁徙鸟类冬季理想的栖身之所。广东华南濒危动物研究所江海声教授说,开展清澜港红树林湿地鸟类的研究,对了解迁徙鸟类在海南的状况以及在我国的迁徙规律,意义重大。

按照同样的方法,调查队分别在清澜港的八门湾滩涂、冠南滩涂和红树林海岸进行调查。结果表明,在记录到的 52种鸟类中,共有迁徙鸟类23种,其中有《中日候鸟保护协定》名录中的鸟类17种,《中澳候鸟保护协定》名录中的鸟类18种。环颈行鸟、铁嘴沙行鸟、红颈滨鹬、黑腹滨鹬,是那里的候鸟中的“大家族”。每年春季,黑嘴鸥在冠南的记录达到100多个个体。

松涛水库:多雨多雾、温凉湿润的库区上游,主要为热带雨林,是海南最大的水库。1997年11月、12月间傍晚时分,在水库岸边的一个小山头上,调查队员观察到一个大的鸢群。成群的鸢在山顶和水库上空盘旋,最多可达100多只,最长可持续半小时以上,场面蔚为壮观,直到天色全黑,队员们看不清为止。以前的学者大多认为,鸢一般集小群活动,像松涛水库百多只鸢集群越冬的现象,实为少见。

海南的家燕很恋“家”

中国人常说“北燕南飞”,那是因为在中国大陆的绝大部分地区,家燕都是候鸟。它们当中的绝大部分,一入秋便会长途跋涉向南迁徙,直到海南岛;还有一小部分仍会南飞,远度重洋直至印支半岛和菲律宾半岛。

而海南、云南和台湾的家燕则是名副其实的留鸟,它们格外恋“家”,从不客居他乡。是什么吸引它们不舍远足呢?这是一个一直难解的谜。专家们还要进行更为深入的调查和研究,才能揭开谜底。

据梁伟博士介绍,除了家燕,杜鹃类中四声杜鹃、八声杜鹃、小杜鹃、鹰鹃,鹭类中除了大白鹭、中白鹭、黄嘴白鹭、黑脸琵鹭的其他鹭鸟,椋鸟类中的丝光椋鸟,在中国大陆的各个地区都是候鸟,惟独在海南是留鸟。

这一点至少可以说明,海南岛自然环境是更为适合它们的生存和繁衍的家园。

明年它们还会来吗?

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海南人应当十分骄傲地拥有如此众多的“天上来客”。梁伟博士语重心长地提醒:“我们同时也遭遇并面临着失去许多朋友的悲哀。”

他告诉记者,候鸟中存在“同种吸引效应”和“异种吸引效应”,当候鸟中有少部分探路后,发现某一地区的生境适合栖息,少有人类的干扰,是一个舒适而又安全的生境,那么在以后的迁徙季节中,它们便会带来更多的同伴;如果其他种类的候鸟发现它们在该地区生活得确实很“滋润”,那么来年,它们也会尾随而来。相反,一旦它们当中有一只在该地遭遇猎杀,那么来年,它们的同伴乃至异类也不会再来。

令人遗憾的是,原本有过记录的豆雁、灰鹤,在海南的候鸟记录中已经消失了长达10多年之久。此外,黑脸琵鹭、牛背鹭、金斑行鸟、红脚鹤鹬等,也逐年锐减,难觅其踪。专家们担心的是,明年、后年……这些充满灵气的飞禽还会到来海南做客吗?

专家们深知,要保住海南岛这个宝贵的候鸟“天堂”,消除非法捕鸟、售鸟、食鸟之风,以及尽量维护和改善候鸟栖息地质量的工作,任重而道远。

候鸟、留鸟、迷鸟和过境鸟

候鸟,是所有全球迁徙物种中的重要组成部分,是指在某一地方某一特定的季节才来,而其他季节到别处去的鸟类,简言之,就是具有迁徙习性的鸟类。候鸟分冬候鸟、夏候鸟两种,其中冬天到某地过冬的鸟,被称为该地的冬候鸟;夏天到某地度夏的鸟,被称为该地的夏候鸟。用拟人化的说法,候鸟属于该迁徙地的“流动人口”。

留鸟,是指在某个地区长年居住的鸟类,属于该地的“常住人口”。

迷鸟,是指因自然原因,如台风、风暴等原因使其迷路,在某地被发现,便被称为该地的迷鸟。迷鸟只能是该地的记录,而在该地并无分布。

过境鸟,是指在某个特定时间段,由于迁徙等原因,会在某地路过并做短暂停留,被称为该地的过境鸟。如天津,每到秋季,便成为许多过境鸟的停留地。这些过境鸟的暂时停留,是为了在该地补充能量,以便继续南飞或北飞。

容易成为“稀客”的候鸟

当前,国际社会将候鸟的保护提升到日益重要和紧急的地位。据海南师范学院梁伟博士介绍,主要出于两种原因:

其一,在候鸟的生活史中,它要求至少两种以上的生境类型。它涉及到的地区范围较广,许多候鸟的迁徙跨地区、跨国、跨洲,这就带来一个问题:如果它的其中一个生境得到了保护,而其他生境没有得到保护,那么它的整个生存环境仍然是危险的。因此,候鸟的保护压力较留鸟更大,它需要跨地区与跨国的合作。

其二,候鸟在迁徙时,是集群一起飞行的;迁入栖息地后,也是集群生活的。它们一旦遭受破坏,往往是群体的、毁灭性的打击。由此,它们中极容易出现“濒危”的命运,容易出现由迁徙地的“常客”变为“稀客”的局面。

因此,对候鸟的保护难度较大。国际上为此对具有迁徙习性的物种制订了相应的国际公约——《保护野生动物迁徙物种公约》。这一公约于1972年由联合国人类环境会议建议并起草,1979年在原西德的波恩由28个国家共同签署。候鸟作为迁徙物种中最重要的一部分,得到了人类更多的厚爱。

美国、英国、加大拿等国,也纷纷签署了保护途经本地的候鸟的双边协定。我国也在上世纪80年代与日本、澳大利亚分别签署了保护候鸟的双边协定。

关注“开源集思”公众号
获取免费资源

随机推荐


Copyright © from 2014. 开源地理空间基金会中文分会 吉ICP备05002032号

Powered by TorCMS

OSGeo 中国中心 邮件列表

问题讨论 : 要订阅或者退订列表,请点击 订阅

发言 : 请写信给: osgeo-china@lists.osge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