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蜜腹剑投机钻营的宰相李林甫

Python与开源GIS

口蜜腹剑投机钻营的宰相李林甫

2016-12-09 作者: xuzhiping 浏览: 1866 次

摘要: 天生就是一块钻营的料 爬上权力的顶峰 应得的报应 李林甫,小字哥奴,是大唐皇帝一脉、唐高祖李渊的祖父李虎的第五代孙。若单论其辈份,李林甫还比唐玄宗李隆基还要高一辈。李林甫凭借着天生的投机取巧的本领,硬是通过潜心钻营,达到了权力的最巅峰,成了唐玄宗时期一...

李林甫,小字哥奴,是大唐皇帝一脉、唐高祖李渊的祖父李虎的第五代孙。若单论其辈份,李林甫还比唐玄宗李隆基还要高一辈。李林甫凭借着天生的投机取巧的本领,硬是通过潜心钻营,达到了权力的最巅峰,成了唐玄宗时期一人之下万人之下上的当朝宰相,在中国几千年封建官场的钻营史上涂下了浓重的一笔。李林甫之所以为后世所不齿,不是因为他坐上了宰相的高位,而是因为他为达到目的不择手段的伎俩,以及陷害和排挤忠臣的行为。

天生就是一块钻营的料

刚走上仕途这条道路时,李林甫只是个千牛直长,此时他唯一的靠山是当时身为秘书监的舅父姜皎,姜皎与当时的侍中源乾曜有联姻关系,于是李林甫便在舅父的这层关系上大做文章,以巴结源乾曜的儿子源洁,通过源洁向其父代求司门郎中,也就是相府中的办事员。尽管源乾曜看不上李林甫,认为他无才无德,但看在姜皎的面子上,还是安排他主管规谏太子。随后,他又迁升国子司业,这为他巴结权贵创造了更便利的条件,因为这一职务可以与许多朝廷大员打交道。很快,李林甫认识了御史中丞宇文融,于是他耗尽心思打听宇文融的兴趣和爱好,隔三差五地去宇文融家中拜访。宇文融当初还对李林甫很反感,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他逐渐发现李林甫“天生就是一块钻营的料”,于是便引荐他做了御史中丞的助理,由此使他进入了朝廷的权力中心,也为他进行更深层的钻营奠定了基础。得到了宇文融的信任和引荐之后,李林甫为了讨宇文融的欢心,便追随他排斥政敌。当时宇文融与右丞相张说不合,宇文融早有弹劾他之心,苦于找不到联合之人,李林甫的追随给他阴谋的实现带来了希望,于是在李林甫和宇文融的联合弹劾下,张说被罢相。

爬上权力的顶峰

达到了自己的目的之后,李林甫认为宇文融再也没有多大利用价值,于是他又思量着寻找更大的靠山。通过一番辛苦钻营,他又进入了尚书省。起初任刑部侍郎,随后又调任吏部侍郎。吏部是专门管理官员的地方,因此说情的人更多,托他办事的权贵更是多如牛毛,这为李林甫攀上更大的靠山创造了便利的条件。一次,唐玄宗的哥哥宁王李宪私自会见李林甫,要求李林甫为他所推荐的人大开方便之门,天生喜好巴结权贵的李林甫当然一口答应,既满足了宁王的要求,又使自己攀上了宁王这棵大树。

除了巴结权贵本人外,这些权贵的夫人,李林甫也费尽心思加以讨好。在他看来,巴结夫人,讨好权贵夫人们的欢心有时比讨权贵本人的欢心更为重要,也更为有效。因此,他将目光投向了侍中裴光庭的夫人,因为她是武则天的侄儿武三思之女,而当时备受玄宗宠爱的宦官高力士与她也是亲戚关系。李林甫认定,只要巴结上了裴光庭的夫人,那么肯定就可以通过她的引荐巴结上高力士,再通过高力士的说情,便可以当上宰相。于是,经过李林甫一番精心设计,裴光庭的夫人中计,终于与他勾搭成奸。随后她又果然引荐李林甫认识了高力士,裴氏替李林甫在高力士面前说了许多好话,起到了一定作用。尽管高力士并没有答应在玄宗面前推荐李林甫做宰相的要求,但还是向他透露了一个对他仕途产生重大影响的消息;唐玄宗准备任用韩休为宰相。尽管李林甫很受打出,但是脑筋一转,他再次计上心来,于是,他给皇帝上了一道奏章,推荐韩休为宰相。这招很有效,一方面,玄宗本来就有任用韩休为宰相的意思,李林甫如此一说,正合玄宗心意,给玄宗留下了很好的印象;另一方面,李林甫也巴结上了未来的宰相韩休,这为他顺利登上宰相之位奠定了坚实的基础。果然,韩休在被任用为宰相之后,为了感谢李林甫的举荐之功,便在玄宗面前推荐了李林甫。很快,李林甫便官拜礼部尚书、同中书门下三品,成为朝中三宰相之一。

应得的报应

被任用为宰相之后,李林甫深知,自己若想为所欲为,必须蒙蔽住玄宗,不能让他知道自己的真面目。为了防止群臣中有人参奏他,他坚决地“杜绝言路,掩蔽聪明,以成其奸”。天宝元年(公元742年),有一天,玄宗驾临勤政楼。兵部侍郎卢绚正骑马经过楼下,垂鞭按辔,风标清粹。玄宗看到,不禁称赞道:“真乃伟丈夫也!”以目送之良久。李林甫平时在皇帝身边布置了许多耳目喉舌,此事很快被他知道。他担心卢绚被皇上重用,便设计阻挠。第二天,李林甫把卢绚的儿子召来,说:“尊府素望,上欲任以交、广,若惮行,且当请老。”

卢绚害怕被派到交州、广州一带边远地区任职,只好听从李林甫的指点,上书奏言自己年老,不堪重用,结果被罢免后部侍郎之职,出任华州刺史。卢绚到任不久,李林甫又诬其借口有疾而不理政事。玄宗对他的好印象一下子全没了,改授他为太子员外詹事。卢绚就这样让李林甫给玩了。

李适之是太宗李世民的曾孙,任刑部尚书“昼决公务,庭无留事”,办事效率极高。天宝元年牛仙客死,李适之代为左相,被李林甫视为竞争对手。一次,李林甫故意对李适之说:“华山有金矿,采之可以富国,上未之知。”适之性疏率,玩人根本不是李林甫的对手,他以为李林甫说的是好事,就进奏玄宗。玄宗闻之大悦,认为这个建议不错,就将此事征询李林甫的意见。李林甫不无担忧地说:“臣知之久矣,然华山陛下本命,王气所在,不可穿凿,臣故不敢上言。”玄宗听了觉得李林甫一片“忠心”,而怨李适之考察问题失之轻率,因而宣布,“自今奏事,宜先与李林甫议之”,“适之由是束手”,渐被皇帝疏远。

唐朝天宝后期,李林甫已经踏踏实实地坐稳了相位。他屡次兴起大狱,或诛杀或贬谪贵臣,手段残忍,无所不用其极。李林甫一手制造了“韦坚案”,凡是与韦坚有牵连的人后来都被诬蔑为同党,贬官流放的竞达几十人。李林甫并没有就此罢手,公元747年,他奏请皇上,要求分遣御史到各地巡查被贬谪的官员,其用心不言自明。派往岭南路的御史罗希奭自然也是李林甫的心腹,他根据主子的授意,从青州到岭南,对被李林甫贬谪的官员,见一个杀一个,搞得沿途郡县人心惶惶。当时李适之谪居宜春,听到这一消息后,忧惧万分,想到自己大祸临头,大呼:“唯愿转世不再做朝官!”一仰脖,咕嘟咕嘟,喝药自杀了。他的儿子李普迎奉父亲尸骨到东京,李林甫知道后,阴险地说:“斩草务必除根!”派人诬告李普,把他乱棍打死在河南府大堂上。趁此机会,韦坚三兄弟也都被赐死外地。对韦坚,李林甫不知怎么会有这么大的刻骨仇恨,人死后仍不放过。因韦坚一直任江淮转运使,李林甫又遣使去江淮州县搜罗韦坚的“罪证”,甚至连船夫也抓了起来,犯人一时充满牢狱。此案最终还牵涉到太子妻族,太子整日战战兢兢,唯恐查到自己头上,赶紧上表请求与妻子离婚,才得以保全自己的性命。

天宝十一年(公元751年),李林甫病逝于家中,他罪恶的一生终于画上了句号。他死后,玄宗才终于认清楚他的面目,斥责李林甫“嫉贤妒能,举无比者”,于是劈开李林甫的棺材,挖取他含在口内的珠玉,用小棺按庶人的仪式埋葬,李林甫终于遭到了应得的报应。

关注“开源集思”公众号
获取免费资源

随机推荐


Copyright © 2014-2019 OSGeo中国中心 吉ICP备05002032号

Powered by TorCMS

OSGeo 中国中心 邮件列表

问题讨论 : 要订阅或者退订列表,请点击 订阅

发言 : 请写信给: osgeo-china@lists.osge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