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朝时期的俚、僚和俚郡僚郡

2016-12-05 作者: xuzhiping 浏览: 113 次 Help edit

摘要: 南朝的俚族主要分布在岭南。《后汉书•南蛮传》载:“建武十二年,九真徼外蛮里张游,率种人慕化内属,封为归汉里君。”李贤注曰:“里,蛮之别名,今呼为俚人。”此为俚人见于记载之始。建武十六年,交趾女子征侧、征贰反,“九真、交趾、日南、合浦蛮里皆应之”。九真等四郡,东....

南朝的俚族主要分布在岭南。《后汉书•南蛮传》载:“建武十二年,九真徼外蛮里张游,率种人慕化内属,封为归汉里君。”李贤注曰:“里,蛮之别名,今呼为俚人。”此为俚人见于记载之始。建武十六年,交趾女子征侧、征贰反,“九真、交趾、日南、合浦蛮里皆应之”。九真等四郡,东汉属交州。马援平二征后,“徙其渠帅三百余口于零陵”,于是俚人北入湘境。魏晋以降,“里”通作“俚”。西晋张华博物志》云:“交州夷名俚子”,说明俚在岭南应当是主体民族。由吴丹阳太守万震撰于西晋的《南州异物志》叙述了俚人的分布情况:“广州南有贼曰俚。此贼在广州之南,苍梧、郁林、合浦、宁浦、高凉五郡中央,地方数千里。往往别村,各有长帅,无君长。恃在山险,不用王法。自古及今,弥历年纪。”

东晋南朝时期,俚人进一步向周围扩散,西入桂林、始安,东达东江流域,北上始兴、临贺,至于越过南岭,阑人湘、衡,但总的说来,南朝俚人聚居地主要还是在岭南。《宋书•夷传》载:“广州诸山并俚僚,种类繁炽”;《宋书•州郡志》说,广州“虽民户不多,而俚僚猥杂”;《南齐书•州郡志》则曰:越州“威服俚僚”。这里的俚僚都是泛称,实指俚人。至中唐以后,俚化为黎,赵宋以来,黎族才以海南岛为聚居地,一至于今。

僚即今松诸族。《魏书•僚传》云:“僚者,盖南蛮之别种,自汉中达于邛笮川洞之间,所在皆有。种类甚多,散居山谷,略无氏族之别。”这里所说并非僚人的原居地。僚人原居岭南,后来有一部分沿胖柯水(今红水河)上溯,三国蜀汉时,主要活动在南中地区。及东晋“李势时,诸僚始出巴西、渠川、广汉、阳安、资中、犍为、梓潼,布在山谷,十万余落,攻破郡县,为益州大患。自桓温破蜀之后,力不能治。又蜀人东流,山险之地多空,僚乃夹山傍谷,与人参居”。此后又很快向北发展到梁州境内,向东至于荆州西界,于是梁、益二州遂遍布僚人。

俚人可测知的有十余万口,僚人约30万户,150万人CU。而据《宋书•州郡志》不完全统计,刘宋有户不过94万余,口546万有奇,对比之下,俚僚人口数简直惊人。加之俚的分布集中,且南通海隅;僚的散布面广,或地当腹心,或北接敌国,举足轻重。而南朝土蹙户少,国力浸弱,为了统治的稳固,财政收入的增加,南朝政府必然要加强对俚僚的控制,俚郡僚郡就是这一政策的产物。

对俚郡僚郡的建置,文献记载不如左郡左县多,见于《南齐书•州郡志》的有如下6个:东宕渠僚郡、越雋僚郡、沈黎僚郡、甘松僚郡、始平僚郡(以上属益州)及吴春俚郡(属越州)。人梁以后,俚郡僚郡也不见于记载。推测当是由于统治深人,少数民族逐渐汉化,等同于一般的编户齐民的缘故,故梁代始平僚郡更为始平郡,东宕渠僚郡改为东宕渠郡,以越雋僚郡为离州,置越离郡等。

在左郡左县、俚郡僚郡制度取消后,梁、陈两代又采取了新的措施:一是加重平越中郎将及三江(南、西、东)督护的职权,其背景是随着梁、陈疆域的缩小,长江以北蛮区及梁、益僚区渐人北朝之手,岭南地位上升,俚事渐重。二是广置州郡,大封酋帅为刺史、太守,并利用他们中的部分人骚扰北朝边地。在南方,梁武帝平俚洞后,“或因荒徼之民所居村落置州及郡县,刺史守令皆用彼人为之”。陈世在岭南,将这一政策更加推而广之。这第二个政策与为“酬功报庸”而滥封将领为刺史太守一道,造成梁代后期起政区数量的恶性膨胀,贻害无穷。

至于西南边远有蛮夷地区,更以土人任职为原则。梁世朱异奏云:“顷者置州稍广,或因荒徼之民所居村落置州及郡县,刺史守令皆用彼人为之。不但任职本乡且有世袭者,观交趾杜氏、建宁爨氏、新城陈氏皆世为本州本郡长官”,是显例。北朝情形亦同,如韩麒麟为齐州刺史,奏云:“自皇威开被,并职从省,宰守阙任,不听土人监督”,“愚谓守宰有阙,宜推用豪望”,“怀德安土,庶或在兹”,朝议从之。是土人监督本为常例,孝文帝虽欲更张,然终不得不俯从麒麟之议,期以羁縻也。至周武帝保定三年(563年)始令世袭州郡县改为五等爵,此为加强中央对蛮夷地区之控制之措施。

随机推荐

Copyright © 2014-2017 OSGeo中国中心 吉ICP备05002032号

Powered by TorCMS